易购平台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购平台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5 14:05:2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点44分,3U8633与塔台建立联系,机组报告无法自主滑行,有机组、乘务员受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右风挡受损后的情况。图片来源/调查报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民航局调查组针对事故中爆裂的风挡玻璃,进行了重点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点19分,3U8633机组两次在频率中宣布遇险信号MAYDAY,区管均予以回应,飞机地面恢复联系,飞机继续向成都机场飞行,准备备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机长刘传健曾试图用右手取出氧气面罩,但由于左手操纵侧杆,氧气面罩位于身体左后侧,且飞机抖动剧烈,主要精力用于控制状态,使用右手未能成功取出氧气面罩。从风挡爆裂脱落至飞机落地,机长刘传健未佩戴氧气面罩。其暴露在座舱高度10000ft以上高空缺氧环境的时间从5月14日当天7点07分至7点27分,总时间为19分54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挡脱落导致出现爆炸性座舱失压,副驾驶瞬间被强大的外泄气流带离座位,此时右座侧杆出现向前,同时自动驾驶仪断开,飞机姿态瞬间急剧变化,机长立即人工操纵飞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飞机右风挡第一次出现裂纹后,副驾驶立即在电子飞行手册上查找相关资料,左座机长刘传健立即用手进行了触摸并判断为内侧出现裂纹,第一时间申请下降高度、备降成都。机组在得到管制指令后,机长立即执行下降程序。在下降过程中,副驾驶查找相关程序时右风挡脱落,座舱爆炸性失压,机组转为处置座舱失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辩护律师介绍,15名一审被告人中,除曹旋昌被判决无罪外,其他14人被认定犯非法经营罪,刑罚均较一审有所减轻,其中一人被免于刑事处罚。判刑最重的原审第一被告人林永祥,从一审刑期六年三个月改判为五年。另外,张旭从一审刑期六年六个月改判为五年,何永高从一审刑期四年七个月改判为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7月,四川当地媒体曾报道,在雅安市宝兴县一座高山上曾发现疑似飞机组件。中国民航局事故报告证实,2019年7月26日,雅安市宝兴县当地居民在一座海拔4273m高山上,找到了丢失的飞机组件,同时被发现的还有头等舱靠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调查报告首次披露了“5.14”事件完整事发经过。中国民航局认为,川航“5·14”事件构成一起运输航空严重征候。